那些拆遷后一夜暴富的“富豪” 后來怎么樣了?

2019-11-13 15:27:00  來源:騰訊新聞綜合   我有話說 

  近期,中國新聞周刊的一篇題為《深圳著名城中村拆除重建,網傳將誕生1878個億萬富翁》的報道撩動了很多人的心。報道稱城中村白石洲的1878戶村民即將面臨拆遷,平均物業面積五六百平米,部分居民拆遷面積超過1000㎡,按照1:1.03的拆遷補償標準,房產價格基本超過千萬。
  
  舊改的申報主體,白石洲實業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長池偉淇向媒體否認了一夜誕生1878個億萬富翁的說法,他表示,1878戶是本地村民的總數,當地家庭的平均物業面積在五六百平米,面積超過1000平方米以上的村民不會超過20%。
  
  盡管如此,拆遷戶的財富仍讓人羨慕。近十年來,因為基礎設施建設、城市舊改,太多人因為拆遷補償一夜暴富,走上人生巔峰。但他們后來怎么樣了?
  
  我們梳理了近十年的公開報道,發現,有的人消費升級,也有的人一夜返貧。
  
  涉黃涉賭涉毒,還有高利貸
  
  據《時代周報》2012年報道,杭州市江干區九堡鎮牛頭村的謝小梅一家,因為拆遷拿到了100萬的拆遷補償。她發現家里的生活變了他們沒有再種地,買了很多數碼產品、名牌皮包,以及一輛奧迪轎車。丈夫的理由是:“家家戶戶都買了車,我們不買人家看不起。”
  
  而后他們又出租了一套房子,房租幾千元作為日常開銷,謝小梅也辭掉了馬路清潔員的工作,待在家里,天天打麻將。直到輸了70多萬元,以及另一套房子。
  
  公開報道顯示,賭博是拆遷戶們最多的“投資”方式。在謝小梅的村里,有一對夫婦一年去澳門41次,輸掉了80多萬拆遷補償款,還欠了百萬巨債。“還有一戶,因為投資失敗,變成了乞丐。”
  
  直到最近,仍未改變。
  
  據廣西媒體《當代生活》報道,南寧市良慶區那黃村的一個賭場,每天吸引幾十人至上百人參賭。這些人大部分是農村拆遷戶。有拆遷戶一個月輸光幾十萬補償款。
  
  今年6月,鄭州警方抓獲了兩位吸毒的拆遷戶。據其中一位吸毒人員交代,自村里的房子被拆遷后,賠償了1100平米的安置房。染上毒癮的理由是,“終日無所事事”。
  
  有的吸毒不過癮,還涉黃,錢江晚報2015年報道了拆遷戶邵某的暴富軌跡:“通過拆遷所得,投資商鋪,每年租金收益超過200萬元。”但在一個晚上,邵某一個人在酒店房間閑來無事,想到了叫小姐。在等候小姐的時候,因為無聊就拿出了購買來的毒品吸食。等他吸食結束后,小姐也快到了。正等他準備離開房間去迎接的時候,警察來了。
  
  除此之外,有人還試著去做些投資生意。比如放高利貸。
  
  2015年,北京豐臺法院通報了一些高利貸經濟犯罪案件,通報稱,因不能償還高利貸而引發的詐騙案件高發,且詐騙金額均在百萬以上,被告人大部分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  
  法院發現,放貸者多為拿到拆遷款的農民,“這些農民沒有工作,沒有更好的投資渠道,往往經小額貸款公司中介將錢出借。借款人因涉刑事案件被判刑后,出借錢無法收回。超9成放貸農民借款無法收回。”豐臺法院刑二庭副庭長仇春子說。

2016年10月13日,山東濟南田莊村,村中遍布石頭房子和老街老巷。圖為當時即將面臨拆遷的拆遷戶。圖源:天下財經。

  閃婚、閃離、閃孕

  暴富的拆遷戶還會制造一些人倫的怪象。
  2013年《時代周報》的一則報道顯示,面對拆遷帶來的巨額利益,拆遷戶們會進行“閃婚”“閃離”“閃孕”。
  浙江有拆遷戶反映,有人到外村入贅,離婚后回到村里,分走錢,立即復婚;還有的人正好相反,拆遷前結婚,拆遷后又立即離婚。
  上海的聶梓明,對拆遷暴富給家庭生活帶來的巨大影響深有體會。2009年,當聶梓明分到幾套拆遷房后,之前嫌他沒能力的前妻和他打起了官司,要求分享一半財產;而他自己也娶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妻子。
  尤其令聶鬧心的是,兒子也因為不出去工作和朋友一塊吃吃喝喝,最終染上毒癮犯了事被關進監獄。“不過,現在的老婆又給我生了一個小兒子。”
  就在最近,浙江麗水市一家人為了多獲取拆遷補償利益在15天內結婚、離婚23次。

  也有人繼續工作

  面對突然到手的巨額財富,并非所有的人都失去了理性與自我。
  據時代周報2012年報道,杭州市江干區九堡鎮牛頭村的葉一航就一直很清醒。
  “原先種地、養雞,現在住進樓房,買了車,可工作還得要干。”他在新小區里找了一份保安的活,“活不累,工資也不高。”
  而對于賭博和民間借貸,葉一航也同樣保持著足夠的戒備。“那點拆遷款可是我們一輩子的活命錢。”在葉一航看來,將來的生老病死、突發狀況、子女教育等費用,都得靠拆遷款的這筆“老本”。

 

深圳城中村白石洲。圖源:視覺中國。

  消費升級

 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,拆遷帶來的大筆賠償款,改變了許多長期躬耕土地的家庭生活方式和消費觀念。
  剛經歷拆遷不久的夏念和路夕這對表姐妹深有感觸。
  “花錢更自在了”,路夕坦言,自己學的是計算機專業,一般計算機類的職業資格考試費用都比較貴,以前報名考試都要考慮再三,現在好多了。
  夏念則表示,之前因為錢從不敢想留學的事,但現在偶爾會去看一看材料,試探性地想,如果去香港的大學念書家里應該能負擔得起吧。
  而拆遷戶文芹操勞了半輩子,一直都想著怎么省錢、怎么掙錢,從沒考慮過怎么花錢的問題。拆遷補償款到手后,她立馬把錢存進了銀行,為今后裝修房子做準備。自己的吃穿用度仍然沒什么變化。
  2019年1月,她的大女兒生了孩子,她咬咬牙給外孫買了輛1000多元的嬰兒車,“要是拆遷以前,我肯定舍不得。

  “富豪”的苦衷你不懂

  《時代周報》曾援引一份社科院研究的報告指出,中國要實現75%城市化目標應該在2040年左右,如果要完成2030年67.81%的城市化水平,意味著城市化率每年要提高1個百分點,也即每年將有1400萬人口要轉移到城市。
  這意味著因為拆遷而暴富的狀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,就像深圳城中村白石洲的重建引起輿論廣泛關注一樣。
  早在2012年就有專家指出,“支付補償款征地,是讓農民交出世代擁有土地的權利,一旦拆遷農民因揮霍征地補償款而返貧,許多問題會轉嫁到政府和社會身上,影響社會穩定和發展。”
  如果沒能較好地處理這些問題,就會形成“拆遷暴富魔咒”。而破除“拆遷暴富魔咒”的關鍵在于,要把拆遷農民的短期富裕變成長期收益。
  都9102年了,拆遷暴富魔咒似乎依然持續。
  當然也有不同的聲音。新京報發表評論說:
  “一些人只盯著眼前的‘拆遷致富’標簽,卻有意無意忽視了其背后的成本和付出。誠如當地知情人士的說法,‘不要老是眼紅我們本地人,好多當年的辛酸苦辣外人并不清楚。’
  輿論熱衷于關注‘拆遷神話’,并不僅僅是因為眼紅,也表現為對分配公平的期盼。
  這也反映出不同地區農民在土地收益上的巨大落差。不僅是拆遷,也包括土地流轉等更常見的土地收益,在現實中還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。在這個角度,置于普遍水平來看,農民依靠土地財產所獲得的收益,不是太多,而是依然太少。
  隨著城鎮化上升到一定階段,棚改進入尾聲,像白石洲這樣的拆遷致富神話,也必將越來越少。這意味著在城鎮化的下半程,還應構建更普惠式的渠道,讓土地收益、城鎮化發展成果,更公平地覆蓋更多農民群體。”
  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分享到:

我有話說

用戶名:登錄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并不表明東楚網立場。
Copyright ◎ 2006-2013黃石市東楚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
主 管:中共黃石市委宣傳部 黃石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主 辦:黃石日報傳媒集團 電 話:0714-6516673
鄂B2-20090010-1 鄂新網備1101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:鄂備2011004 網站建議瀏覽分辨率 1024*768 手機版
海王星王国在线客服 下载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秒秒彩稳赢打法 英超联赛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十分 500万彩票比分完场版电脑版 短线股票推荐网 黑桃棋牌官方登录 黔友贵州麻将辅助软件 燕赵排列七开奖号码 竞彩比分串关奖金规则 星力捕鱼靠谱平台 喜乐棋牌填大坑挂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青海十一选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开 现金手机捕鱼游戏大厅